事情遠沒有四川省南部縣委原書記何修禮想象得那麼簡單。
  2個月前,因一曲《江山》而名傳天下的二胡書記何修禮,在幾乎一邊倒的吐槽聲中,對媒體說過這麼一句話——這有好大個事嗎?
  誰知沒過多久,便傳出了何修禮因涉當地一宗官場窩案,被紀檢機關帶走的消息。最新的消息表明,何修禮已被免職。
  很多人認為何修禮是被二胡拉倒的,屬於典型的不作不會死的一類。這種猜測,其實是將必然性與偶然性混為了一談,降低了反腐與法治的嚴肅性;也混淆了這個官員的品行與二胡演奏技能的關係,給官場傳遞了某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誤導。
  正如何修禮所言,“一點愛好沒得也不可能”。但在我看來,問題不在一個官員有沒有愛好,而在是否願意接受別人的投其所好。相關報道說,何修禮那曲由歌手伴唱的《江山》,是在南部縣的新年音樂會上演奏的,請來的是省里的交響樂團伴奏。由此可見,操辦費用想必不菲。
  問題是,當時的何書記也不客氣,提著二胡就上場了,鏡頭裡儼然當之無愧的主角。這種強大的心理素質,至少在南部縣,恐怕很難找出第二個。
  何修禮的二胡演奏藝術廣泛傳播之後,收穫到了全世界應有盡有的嘲諷。這顯然不是一個厚道的評價。儘管我從頭至尾欣賞時,不時地汗毛凜凜、上下氣不停地斷頓,但在我看來,何書記演奏完後,臺上臺下不絕於耳的叫好聲和起立熱情的掌聲,要比何書記演奏的這曲《江山》聽起來更讓人磣得慌。
  不能像專業演員一樣把持二胡,不是何書記的錯,而是在這些奉承阿諛的掌聲和叫好聲中,何書記還能把持出如此淡定的神情,這種超然良好的自我感覺,卻是一般人難以修煉出來的。
  何修禮兩年前的這段視頻火爆之後,說過一句類似於敵對勢力攻擊的話。他說,二胡事件是有人故意策劃,以拋出其他“貪腐”的傳言吸引眼球,裡面不乏多年前的舉報信重新出現。由此不難看出,何修禮身上的問題不在二胡演奏水平,而是在為官的彈拉過程中早就嚴重跑調。
  如果何修禮的二胡演奏,是在真正自娛自樂的群眾性晚會上獨奏一曲,即便二胡拉成彈棉的節奏,即便百姓的掌聲天鳴般雷動,再怎麼二吊子文藝範,都還算得上群眾路線,都算不上“好大個事”。但在如此龐大、如此專業的陣容為此屈尊做陪襯的背景下,該不該做聚光燈下的那個主角,這是任何一個有點敬畏之意的官員,都會當成“好大個事”來掂量的。在明知拉得不咋的、卻收穫四座掌聲叫好聲的時候,是個頭腦清醒的官員,都會當成“好大個事”來警覺的。
  遺憾的是,直到事發,何修禮都沒整明白,為什麼做那麼多事不紅,單這“二胡書記”就紅得越發不可收拾了。
  叫我講,何修禮不是作死的,而是紅死的。
  何修禮眼中的紅,是身邊人投其所好的酒紅。就像他手上那把二吊子水平的二胡,只要他願意拉,就一定能收穫掌聲。這是幾乎所有的官員都能遇到的那種最容易陶醉的紅。只是有的人見紅不醉,有的人則將阿諛的恭維真當成了自己修煉的魅力。當這種酒紅滲進血液,便以為到處鶯歌燕舞了,以為真就沒得好大的事了。於是,醉了,倒了,還不自知,還自我感覺好得要命。
  紅者,哄也。這麼被哄著、捧著,還不覺得有多大的事?拉倒了吧?!
  (原標題:“二胡書記”是怎麼拉倒的)
創作者介紹

李豪

xk83xkcki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